您所在的位置:古诗词网 > 诗集 > 泰戈尔诗文集 > 正文

泰戈尔诗文集
  • 39 最后的奖赏

    (提纲*) -------- *《最后的奖赏》创作于1941年5月5—6日。于孟历1349年斯拉万月(相当于公历1942年7—8月)发表在泰戈尔创办的国际大学杂志上。杂志编辑当时写道:“这篇难以确切地说它是小说,而只是小说的一个提纲。泰戈尔生病期间...

  • 38 偷来的财宝

    一 在伟大史诗时代,娶老婆要靠勇武;只有勇武之人,才能得到美女佳人。我却是靠怯懦得到妻子的,关于这一点,我妻子是在过了很久之后才知道的。但是婚后我总是在努力奋斗;我每天都十分珍视骗取到手的东西。 本来,每天都应该以新的方式...

  • 37 艺术家

    通过莫伊莫诺辛霍学校的考试之后,戈宾多来到了加尔各答。那天,孀居的母亲,给他准备了一些路上吃的食品。然而,对于戈宾多来说,最珍贵的却是他那矢志不移的欲望。他发誓——哪怕是粉身碎骨,也要发家致富。在他的言词中,“财富”从来...

  • 36 偏见

    齐德拉古普塔把许多他认为是罪过的事,全都用大写字母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,而那些犯罪者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。曾发生了一起只有我知道,而其他人都不了解的所谓罪行。我要写的这件事情就是属于他记载的那类罪行。在解释齐德拉古普塔之前,...

  • 35 新郎与新娘

    一 迄今为止,人生主宰实际上还从来没有在我的命运中安家落户。然而,在我16岁的时候,人生主宰倒是在我心田的莲花宝座上,停留了片刻。当时,我焦虑不安,刚一入睡就被惊醒,再也睡不着了。我的朋友大多都结了婚,有的甚至已生儿育女了...

  • 34 陌生女人

    一 现在,我已经27岁了。这一生虽然不算太长,也并非尽善尽美,但过得很有意思。曾经发生过一件特殊事件,就像蜜蜂给花朵传粉,它影响了我的一生。 这段经历不长,我现在就把它简短地写出来。那些不会把“简短”理解为“毫无意思”的读者...

  • 33 诀别之夜

    ①弥娜拜:印度中世纪的一个女歌手和女诗人。 一 “姨妈...

  • 32 一个女人的信

    俯身你脚前行礼! 今天,我们结婚已整整15年了。时至今日,我还从来没有给你写过信。因为以前我们朝夕相处,有事当面谈谈就行了,实无写信的必要。 然而今天,我来到圣地进香,你却在你的办公室里。你和加尔各答的关系,宛如蜗牛离不开它...

  • 31 女隐士

    一 拜沙克月①即将过去了,上半夜炎热消退了,但仍然没有一点风,甚至连竹叶都不抖动。天上的星星使人头疼地一闪一闪地眨着眼睛。直到深夜3点钟,才微风习习。 绍罗希没有垫东西,睡在临窗的地板上,窗子是敞开着的,头下枕的是一只蒙着...

  • 30 海蒙蒂

    新娘的父亲还可以等待,可是新郎的父亲却不想再等了。他看到姑娘的婚龄已过,如果再拖延时日,就没有办法来加以掩饰了。姑娘的年龄的确够大了,但是陪嫁的彩礼比起她的年龄来就更为重要,为此父亲就更急着操办婚事。 我就是新郎。但是关...

  • 40 偷来的财宝

    (提纲*) -------- *这是泰戈尔1941年6月24—25日创作的最后一篇小说。当时他已生病卧床。身体稍有好转就叫身边人记述他口授的小说。一个多月之后,泰戈尔就溘然去世了。这篇小说是于1955年在《季刊》两季这一期上发表的。该刊编辑写道...

  • 29 哈尔达尔一家

    对于这个家庭来说,本来是没有发生任何争执的正当理由的。家境殷实富有,人也勤快随和。可是,毕竟发生了不可调和的纠葛。 为什么呢?原因很简单:倘若一切事情都按部就班,依正当理由而出现,那人类社会就会像一个算术作业本了——只要...

  • 28 履行诺言

    一 邦什博栋如此地疼爱他的弟弟罗希克,甚至就连一般母亲对自己的孩子都做不到。如果罗希克从学校回来晚了一会儿,他就会放下手里的活儿,立即去找他的弟弟。罗希克不吃饱,他自己是不会吃饭的。每当罗希克有一点儿不舒服,邦什博栋就会...

  • 19 乌云和太阳

    一 前一天下了一场雨。今天雨停了。清晨,忧郁的阳光和几朵乌云联合起来,在几乎成熟的稻田上,轮番挥舞着各自的画笔,把一幅辽阔碧禄的田野画卷,一下子描绘得金灿灿,一下子又涂上了一层浓重的阴影。 在整个天空的舞台上,只有乌云和太...

  • 18 非法入内

    一天清晨,路上站着两个小孩,正在为一件英雄壮举——看谁能从庙里的花藤上摘下花来——而打赌。一个说:“我能...

  • 27 女邻居

    我的女邻居是一位年少的寡妇。她就像一朵挂满秋露的素馨花一样,从花茎上坠落下来;她的存在似乎不是为了点缀某个新房的花床,而只是为了祭神而已。 我在心里对她很崇敬。除了崇敬之外,我内心里对她究竟怀有一种什么样的感情呢——对此...

  • 26 难以避免的灾祸

    地主的总管吉里什·巴苏家里,从很远的他乡异地雇来了一个新的女仆。她名叫佩丽,年纪很轻,品行端庄,性格温柔。没干几天,佩丽就发现老总管不时地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着自己。她出于自卫的考虑,到总管的老婆跟前哭诉了一番。 女主人对佩...

  • 17 笔记本

    乌玛自从学会写字,就开始捣起乱来。在家里每个房间的墙上,她都用木炭歪歪扭扭地写上一行行大字:“水在流淌,树叶在颤抖。”在她嫂子的枕头底下有一本《霍里达斯的秘密》,她把这本书翻出来,在每一页上都用铅笔写上:“黑黑的水,红红...

  • 25 拜堂相见

    阚迪琼德罗还很年轻,但是在他妻子死后他并没有急于续弦再娶,而是一门心思去打猎。他的身体细高、匀称、灵巧而有力,一双眼睛炯炯有神,他的枪法很准,穿着打扮均为西部省份的款式;跟随他的有武士希拉·辛赫·乔肯拉尔,还有汉先生、密...

  • 16 原来如此

    一 金克拉科塔的地主——克里希纳戈帕尔,把整个地产和全部家业都交给长子之后,就退隐到贝拿勒斯①去了。他走的时候,当地那些无依无靠的农民,都痛哭流涕。他们说,在这种世风日下的年代,像克里希纳戈帕尔这样慷慨大方、虔诚善良的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