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诗词网-林黛玉新传
> 红楼品赏 > 林黛玉新传 > 正文

玩聪明,弄巧成拙(3)

  紫鹃见黛玉心气平和地回来了,就对她说道;“大爷和大奶奶来过。”
  话音未了,外面晴雯报道:“大爷和大奶奶来了。”黛玉就起身迎接。
  林良玉夫妇是怀着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来的,见黛玉的脸色无喜无怒,无异样的表情,心中稍安。喜鸾道:“刚和你哥哥来过,听说姑娘到燕来堂吩咐事务去了,这才去了又过来。”
  黛玉似笑非笑地回道:“如此劳动嫂子,可真是不好意思呢!”不等喜鸾答话,便又接着说道:“不过这也是免不了的,谁叫你们两个做这个大媒人呢。”
  “这话可得和妹妹说清楚。我是一家之主,是家长,不是媒人。”林良玉刚纠正了这么一句,林黛玉马上板起脸来追问道:“怎么,要替二舅赖账吗?”
  “赖什么账?”
  “我那三个条件不是明明白白写着吗。若是成就这门子亲事,哥哥就是表哥,表哥有什么资格以一家之长的身份主我的婚事。”
  “成就不成就,现在不是还在等你的回话吗。”
  “你怎么不会听韵品味儿呢,妹妹说这话,不是已经答应了吗。”喜鸾以批评丈夫的语气,把黛玉的话引向肯定。
  黛玉笑了笑:“看这两口子,一抬一夯,一唱一和,多么合拍节。”黛玉取笑了一句,就正经地回道:“成就不成就,终竟是要有个说法的。”转身唤晴雯道:“你腿脚快,到东院去请琏二爷过来,说我和咱家大爷有急事。”
  林良玉夫妻,这时候还猜不透黛玉的葫芦里装的是什么药,只好耐心地等待着。
  林黛玉则语重心长地拉起家常来:“林元老了,该让他安享清福啦。他侄子林吉祥两口子,为人忠厚,诚实能干,家事可以托付给他们。一个主外,一个主内。”说到这里,黛玉特别附加了一句:“我已经吩咐下去了,以后不准再叫‘林吉祥媳妇’,叫魏嫂子,破了贾府那个不尊重女人的臭规矩。”接着,又说起治家之方、管家之道:
  “千万不要像荣宁两府那样玩派场,什么事都玩派场,连管家也养了一群,什么大管家,二管家、三管家,都管都不管,有一个总管,加上几个账房,足够了。咱这么大的家业,一个林元老人不是管得很好吗。”
  黛玉呷了一口茶,见兄嫂在认真地听着,又换了一种劝说的语气道:“哥哥准定是要在官场上行走的。不经商,有这么大的家业,也足够度用了。依我看,咱这家业,摊子太大,可以收一收了。”
  千叮咛,万嘱咐,满腹心事,多头多绪,林良玉听了,品着话味去理解:“这是在出嫁前要交差的意思”,就拦住她的话头道:“就是嫁过去了,这个家还得由你来管。”黛玉微微一笑。不说可,也不说不可,知道哥哥已经料定她要嫁给贾宝玉了,也就不再多说什么,换了话题,说些世道上的闲事。
  不多时,贾琏来了。
  坐定之后,林黛玉开门见山地说道:“请二哥来,只为了这件事。”抬手亮出有贾政亲笔写着“照允”二字的彩笺:“既然二舅照允了,我也不赖账。只是有些事要说在前头,有些话要说清楚。”
  贾琏和林良玉,一颗悬着的心落地了,乐不得连连表示赞同:
  “是是!”
  “说清楚了才能办得明白。”
  黛玉道:“吉日良辰,就依二舅选定的日子。但三日婚是我的要求,这是不能改的。三天回门,由魏嫂子去接。我们林家这里的一切,方才已经吩派给魏嫂子了,由她一手去操办。依照我那三个条件,从今天起,哥哥嫂子就不要插手我出嫁的大事小情了。从我打下处那天开始,哥哥就是表哥啦,是要回避的。这样,我林黛玉已经没有亲哥哥,那抱轿的礼俗也就免了,插轿自己过吧!”
  说得凄惨,听者悲泣。林良玉眼含着泪花说道:“我怎么得罪了妹妹!”
  喜鸾眼圈红晕着:“大姑娘,这不就生分了吗!”
  黛玉道:“哥哥嫂子也不必难过。我也是不得已而为的,自己订的条件,自己若是不遵守,被人家抓住了口实,别的条件还兑现不兑现。”安慰了哥哥嫂子,继续讲着她的婚事:“贾府的财礼,先收下,等过箱柜时全数退回,一针一线也不留。至于嫁妆,不拘多少,我已经告诉了魏嫂子,由她斟酌。我身边的丫头,原是贾府的人,全都退回贾府。晴雯和宝玉好,就给他们合房圆全了。紫鹃是用雪雁换的,我答应了她,送回家去,母女团聚。请琏二哥来,是做个见证。我再说一遍,哥哥只管送嫁妆,千万别到我的下处来。我要说的话就这些,二位表哥有什么话,也请当面说说。”
  贾琏一直在静听着,捉摸着她的每句话,每个字。听到黛玉的反问,心知大事已成,便应付了几句:“妹妹的这些话,都是可以照办的,只是有的地方不合礼俗,比如抱轿,家家如此,我们怎能免了,不过,既然事先立下了哥哥改称表哥这一条,也只好不拘小节,权且变通,插轿也可以。至于晴雯和宝玉合房圆全的事,夫人早有这个意思。”
  贾琏对晴雯合房的事说得很轻易,黛玉却特殊强调此事:“琏二哥,这件事虽然舅妈早就有意,但今天话从我口出,就必定要征得二舅点头同意。”
  “这当然,妹妹今天说的话,我会一句不落地回上去。”
  “好,我等着琏二哥的回话。”
  最后,轮到林良玉,他讪讪的略作表示道:“我没什么可说的,只要妹妹能体谅、不记恨,别的都好说,照妹妹的话办就是了。”
  大家绷着脸说话的气氛,终于缓解了,直到这时,黛玉才一露笑容,亲切地叫一声“哥哥,妹妹怎能恨你呢。我不是说了吗,过了门,一切都会好的,”她这话是什么意思?贾琏、林良玉、喜鸾都没往深处想。

如需转载《玩聪明,弄巧成拙(3)》请注明 →  /hongxue/article_3170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