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> 古诗词 > 古诗词鉴赏 > 正文

《银河吹笙》(作者:李商隐)

作者:admin来源:古诗词网时间:2016-06-12阅读:

【作品介绍】

  《银河吹笙》的作者是李商隐,被选入《全》的第540卷第16首。此诗初看不太好懂。李商隐诗有时由于比兴过于深曲,或用典冷僻,而造成理解上的困难。可是,这首诗没有什么隐喻手法,最后一联用了王子乔缑山骑鹤仙去、湘灵鼓瑟、秦女(弄玉)吹箫三个典故,也很常见,文字也不艰深。而一句句连下来读,读者仍觉词意不很明白:一会儿说他年梦断,一会儿又说昨夜鸟啼,不知哪里的“月榭故香 ”,却同眼前的“风帘残烛”挂上了钩 ,实境与假想混在一起,给人以迷离惝恍的感觉。

【原文】

  银河吹笙

  作者:唐·李商隐

怅望银河吹玉笙,楼寒院冷接平明。

重衾幽梦他年断,别树羁雌昨夜惊。

月榭故香因雨发,风帘残烛隔霜清。

不须浪作缑山意,湘瑟秦箫自有情。

【注释】

①截取首句四字为题。诗写一长年孤独无侣的女冠。

②接:直到。

③别树:犹别枝,斜出的旁枝。羁雌:孤栖的雌鸟。

④故香:指残花的馀香。

⑤缑山:在河南偃师县。《列仙传》说,周灵王太子晋喜吹笙作凤鸣,后被仙人浮丘公引往缑山修炼。三十馀年后在缑山顶上向世人挥手告别,升天而去。缑山意,即学道登仙之意。

⑥《楚辞·远游》:“使湘灵兮鼓瑟。”湘灵,即娥皇、女英,传为虞舜之妃。秦箫:用秦穆公时萧史善吹箫,娶穆公女弄玉,后二人乘龙凤升天事。见《水经注·渭水》及《列仙传》。湘瑟、秦箫,喻指道侣之有男女情爱者。

【赏析】

  李把握了诗人心理的变化,诗的脉络还是不难寻找的。全诗意思是:那是在天色欲明未明时刻,诗人已经起身。高空的银河映入眼帘,一阵吹笙之声传来耳中,身上还感到黎明前的丝丝寒冷。也许因为笙声的触发吧,昔日情事重又重现心头,而那美好的欢情已随爱人的逝去,像一场幽梦永远破灭了。惆怅之余,诗人不由得转念及窗外枝头惊啼通宵的雌鸟,可能它也怀有跟自己一样的失侣之痛。由于忆念往事,从前与爱人相聚的故园台榭,就闪现在脑海里。园中那一树繁花,想来已被近日雨水滋润,该是多么可爱。刹时间,幻景消失,只剩眼前风帘飘拂,残烛摇曳映照帘外一片清霜。梦醒了,而愁思不能遣散。追随骑鹤吹笙的王子乔学道修仙去吧,说不定能摆脱这日夜萦绕心头的世情牵累。还是学湘灵鼓瑟、秦女吹箫,守着这一段痴情自我吟味吧。

  以上是全诗大意的解绎。诗篇从当前所见所闻所感的物象兴起,引出往日欢情的追忆和昨夜鸟啼的插念,再跳跃到远隔异乡的故园花开的想象,又内回眼前风帘残烛的实景,最后更从有关神仙传说激起的天外想象,落脚到埋藏于自己衷怀的一片深情。时间和空间都跨越了,糅合了,各个意象间也不再有外在联系;贯串始终的只是一股意识流,它瞬息万变,扑朔迷离。这正是李商隐诗歌最叫人惊异的地方,也往往是最为隐晦费解的地方。

  《银河吹笙》并非孤立的例子。诗人的一部分无题诗和某些仿效“长吉体”的歌行,都在不同程度上采用了这种构思方式 ,表现出若干共同的特色,如:打破按时间空间顺序或事理逻辑来组织材料的传统路子,遵循人的直觉心理的活动线索对时空作错综的反映;实境与虚境淆为一起,意象间的缀合略去表面的过渡联系;以及由此而产生的诗句之间跳跃性大,甚至晦涩。这样的诗歌不免有它的缺点,但从表现心理变化的细微曲折来说,又自有其长处。

【作者介绍】

  李商隐(约812年或813年~约858年),汉族,字义山,号玉溪生,又号樊南生、樊南子,晚唐著名诗人。他祖籍怀州河内(今河南沁阳市),祖辈迁至荥阳(今河南郑州)。擅长骈文写作,诗作文学价值也很高,他和杜牧合称“小李杜”,与温庭筠合称为“温李”,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、温庭筠风格相近,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,故并称为“三十六体”。其诗构思新奇,风格浓丽,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写得缠绵悱恻,为人传诵。但过于隐晦迷离,难于索解,至有“诗家总爱西昆好,独恨无人作郑笺”之说。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,一生很不得志。死后葬于家乡沁阳(今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)。更多古诗欣赏文章敬请关注“古诗文网”的王维的诗全集栏目。(http://www.echezuria.com)

  据《新唐书》有《樊南甲集》二十卷,《樊南乙集》二十卷,《玉溪生诗》三卷,《赋》一卷,《文》一卷,部分作品已佚。

【繁体对照】

卷540_16 【銀河吹笙】李商隱

怅望銀河吹玉笙,樓寒院冷接平明。

重衾幽夢他年斷,別樹羁雌昨夜驚。

月榭故香因雨發,風簾殘燭隔霜清。

不須浪作缑山意,湘瑟秦箫自有情。

    本文来源于古诗词网www.echezuria.com),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:
    《《银河吹笙》(作者:李商隐)》 → http://www.echezuria.com/gushici/jianshang/105277.html